TEL 400-185-2468 懂舆情,看领高!
领高舆情首页 > 舆情新闻·评论 > 领高舆论危机公关 > 正文

领高舆论危机公关

国内头部网络舆情管理系统服务商

PC桌面端 + MC移动端

查看更多服务内容 >>

领高舆论危机公关

领高舆情优化:步长制药公关不行,又曝多次行贿

2019年05月06日 来源:领高舆情-网络整理 作者:领高舆情 点击阅读:
分享:
0

摘要:据领高舆情优化,步长制药赵涛因花钱送女儿上斯坦福几度登上热搜榜,随后的公关手段,更是让人为步长制药着急,而近日步长制药又被挖出曾多次行贿,可以说是雪上加霜。

步长制药慌不择言?公关手段令人捉急

面对舆情事件的危机应对,真诚沟通是很重要的原则。本身谎言就容易露馅,一句谎言可能需要十句谎言去掩盖,十句可能需要一百句掩盖,最后大到无法掩盖。在信息时代网络资讯来源多、传播快、存储容易,更是如此。二是内容要比较全面,你不要半遮半掩。信息量过小,公众会认为你保留太多,态度本身就不好;同时也可能产生更多的理解偏差,甚至为谣言再生留下缺口。三是信息形式要朴实,你不要玩“文字游戏”。比如对关键词的使用以中性为宜,不要用否定性的、贬义的词句去反映舆情的重点情况。四是理性的表态,你不要反映你恐惧、恼怒、沮丧等负责情绪。而且要“不卑也不亢、宜软不宜硬”,过于高傲、强硬的态度,容易造成更大的舆论“反弹力”。

而步长一方的人先后提供的主要信息内容是否符合这一原则呢?先看步长董秘的重点句子:“大股东和我们关联性不是很强”,已经严重违背了公司实际控制人就是赵先生这个大股东的事实,这态度简单已经到了“睁眼说瞎话”的水平。

再看第二个表态的赵太,据媒体报道她的关键信息点是:自己受到误导,而其女儿更成为了诈骗事件的受害者。按照赵太的自述,她女儿是在2017 年3月31日是收到的斯坦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而她家向美国某先生的基金会“捐款”650 万美元是在2017年4月21日,似乎这个顺序可以表明事件属于“诈骗”。但是她女儿今年4月2日被这所大学开除已经是事实,而且原因就是这位曾在“斗鱼”视频直播上很火的女士参与了伪造帆船运动证书。首先,事成收钱,并不违反常理。其次,共同参与伪造重要文书,可能只能说算“共犯”,算不是“被骗”。

领高舆情优化:步长制药声明.jpg

再看赵董本人签字的声明,据原件图片,其中两点容易令人诟病。一是“本人的女儿在美国留学事宜的传闻”。重点注意“传闻”这个词语(可惜许多媒体报道时把这个词漏掉),它反映了声明人对女儿因证书造假、被学校开除等既定客观事实的主观否认态度。二是“美国留学事宜,属个人及家庭行为”,这种表述容易让公众感觉这是对方可能存在“私人行为、不容置喙”的傲慢,而且这个“事宜”,在美国也面临涉嫌入学舞弊而被起诉的可能性。

领高舆情优化:单从这次步长制药的公关,除了不能真诚沟通,另担当责任、口径统一等舆情应对原则都没做到,看来这次应对有些匆忙。

 

步长制药曾涉多起商业贿赂

中新经纬客户端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这并不是步长制药第一次涉嫌行贿。2002年,步长制药创始人之一、赵涛的父亲赵步长还向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郑筱萸行贿1万美元,用于申报“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级为国家标准。

在2016年判决的三起相关案件中,福建省上杭县溪口镇卫生院药房负责人黄某某、上杭县茶地乡卫生院院长陈某某等人因收受步长制药业务员的药品回扣被判受贿罪。

2018年,步长制药为开拓湖南省益阳市的医药市场,委托销售经理制定了由医药代表向各医院、卫生院开药的医生按一定比例给付回扣的促销方式,最终多人被判行贿罪、受贿罪。

领高舆情优化:步长制药所涉行贿案件.jpg

领高舆情优化:看来步长制药是时候好好的自查一下,另外面对舆情危机,要尽量的开诚布公,才能避免第二次引起众怒,从而引发第二次危机。



领高舆情声明:文章来自领高网络公开信息监测,仅为记录舆情信息之用,不代表领高舆情观点和立场,著作权属原作者所有,如有异议,请联系领高舆情唯一指定方式(400-185-2468),谢谢!

再努力:
去吐槽
吐槽专区
请务必填写您的昵称和邮箱并牢记您的邮箱与昵称以便下次登录


评论小图标 {{ commentNum }}个小伙伴已抵达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