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 400-185-2468 懂舆情,看领高!
领高舆情首页 > 舆情新闻评论 > 领高舆情报告 > 正文

领高舆情分析报告

国内头部网络舆情管理系统服务商

PC桌面端 + MC移动端

领高舆情报告

领高舆情报告:经典案例 — 安徽庐江“艳照门”事件舆情报告

2019年09月21日 来源:领高舆情-正义网 作者:正义网 点击阅读:
分享:
0

        摘要:据领高舆情报告监测,庐江县委宣传部对此事又有了新的说法,其官方微博“@庐江发布”发表的博文称:“网上传播的我县‘负责同志’的照片,系对我县负责同志的恶意中伤,图片应为长沙网《昆明三对夫妻群P聚会》照,与我县负责同志没有任何关系。


        【案例概要】


  2012年8月9日,一组三男两女在宾馆的全裸床照在网络上广为流传。照片主角被指是安徽庐江县委书记和副县长等人。对此,合肥市、庐江县及涉事官员均予以否认。有网友“人肉搜索”认定其中一男子系安徽省合肥学院团委副书记汪昱。随即,网传消息被官方确认,汪昱及其妻系艳照中的两名当事人,二人均已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网友继续对艳照中其他几个人的身份进行“人肉”,最新结果显示,艳照中的当事人均与网传的庐江县县委书记、县长、副县长无关。

 如果这一结果被证实,那么庐江艳照门即是一起彻底的乌龙事件。庐江县的几名官员深陷艳照风波,起因是长相相似被网民错认,但在艳照曝光后,官方的几次前后不一的回应则加剧了网民的怀疑,先说照片是“PS”的,结果被“PS”高手推翻;又说是长沙网发布的昆明三对夫妻群P聚会照,引发昆明、长沙两地抗议;最终确认主角之一是合肥学院团委副书记,又从昆明回到了安徽。正是前后矛盾的回应,使得原来还说“不像”的网民对此深信不疑,认定当地官方是为保护官员而撒谎。汪昱夫妇被推至前台后,网民已经形成习惯性质疑,认为是官方使出了“丢卒保车”策略。在这场围绕庐江县官员展开的艳照门事件当中,当地官方暴露出舆情应对能力严重不足的弱点,毋庸置疑,这一案例已经成为政府网络舆情应对的反面教材。在事件落幕之后,当地急需补上如何应对网络舆情的重要一课。


 【官方回应】


 ■庐江县网宣办:网传裸照的照片是“PS”的结果

 8月9日15时57分,人民网官方微博发布一条快讯,“庐江县网宣办回应,网上传播的关于庐江官员裸照的照片完全是‘PS’的。目前,他们已经报警,并保留对网上造谣者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当地公安部门已经锁定照片上传地点:上海市,上传人还未抓到。”

 ■庐江县委书记王民生:有人在恶意造谣中伤

 8月9日16时,人民网刊文称,目前,网络上正在疯传疑似安徽省庐江县县委书记王民生等人不雅照片,照片内容不堪入目。王民生回应称,照片是不真实的,是有人在恶意造谣中伤,庐江县近期正在处理一起腐败案件,裸照事件应该与这件事有关。

 ■庐江县委宣传部:图片应为《昆明三对夫妻群P聚会》照

 8月9日16时15分,庐江县委宣传部官方微博“庐江发布”发表微博称:“网上传播的我县‘负责同志’的照片,系对我县负责同志的恶意中伤,图片应为长沙网《昆明三对夫妻群P聚会》照,与我县负责同志没有任何关系,在此我们郑重申明:对恶意中伤我县负责同志、造谣、诽谤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合肥市外宣办:不雅照片与县委主要负责人照片不是同一人

 8月9日晚,合肥市外宣办对外发布《关于庐江县委主要负责人网上不实贴图帖文的情况通报》,通报称,8月9日上午,针对网民“anhui1234567q”在互联网论坛、博客上所发的疑似庐江县委主要负责人不雅“贴图”后,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吴存荣高度重视,及时召开由纪检、组织、公安等部门主要负责同志会议,要求立即查清真相,据实作出回应。    

 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及时对网上疑似不雅“贴图”进行刑事科学技术检验,检验意见:网民“anhui1234567q”在百度爆料吧发的不雅照片与庐江县委主要负责人照片不是同一人。庐江县委主要负责人已第一时间向公安部门报警。

 该网民已于8月9日18时20分在百度庐江吧发表声明:“本人在新浪微博上看到的一组未经证实的照片,其中一张像庐江县委书记,所以误以为真,无心说了像庐江县委书记,没想到导致如此严重的后果,向王书记深表歉意,跪求王书记原谅,纯属无心之举,特此说明。”

 ■合肥学院:该院团委副书记汪昱为当事人之一,已被“双开”

 新华网8月13日报道称,记者从合肥学院获悉,8月10日12时30分,该学院截获网上不雅照,立刻组织调查,初步确认汪昱为当事人之一,汪昱本人交代照片上其他两名男子并非庐江县领导,他们也互不相识。该院立刻召开党委会,对汪进行了免职处理,并立刻向市委、市纪委作了汇报。市委、市纪委随即做出调查安排,当日23时形成了调查结论,该照片系汪昱在2007年5月参与淫乱活动所为。学院于10日23时30分召开了院党委会,决定对汪昱做出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处分决定。照片中的一名女子系汪昱妻子,系合肥市某中学教师,目前也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舆情综述】

 


  领高舆情监测:媒体报道及评论日变化趋势图 (单位:篇 来源:正义网舆情监测系统)


  庐江县委书记被指是艳照当事人 官方应对失当加剧网民质疑


 8月9日上午开始,一组三男两女在宾馆的全裸床照在网络上广为流传。照片主角被指是安徽庐江县委书记和副县长等人。据称,这组照片共有181张,流传于多个色情网站,其中有多张照片拍摄于2008年前后。

 事件初起,庐江县官方将这一事件定性为“造谣”。当日下午,涉事官员庐江县县委书记王民生接受了人民网采访,否认照片的真实性,称是有人在恶意造谣中伤。庐江县网宣办回应称,照片完全是“PS”的。庐江县宣传部长也对此振振有词:“我们已经第一时间关注了这件事,这是一个严重的恶搞行为,全都是‘PS’恶搞。这不仅是对官员的侮辱,我想对任何一个自然人,都是人格上的玷污。这也是任何法律与道德所不容许的。我们已经报案了,相信很快会破案。”

 不过,庐江县官方的“PS”说法非但没能辟谣,反而引来更多的质疑。“100多张照片可能是‘PS’的吗?”很多看过完整图片的网友不相信“PS”一说,有网友发布技术分析贴证明图片不是“PS”。南都记者随后向庐江县委宣传部求证,工作人员解释,开始怀疑是“PS”的,找到原图才确认不是。

 16时15分,庐江县委宣传部对此事又有了新的说法,其官方微博“@庐江发布”发表的博文称:“网上传播的我县‘负责同志’的照片,系对我县负责同志的恶意中伤,图片应为长沙网《昆明三对夫妻群P聚会》照,与我县负责同志没有任何关系。”而据南都记者查证,该帖实为色情网站草榴社区上对该组图片的分析,原帖发表于8月6日23点58分。

 庐江县委宣传部的这一说法随即引发星辰在线长沙网、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办主任的不满。17时50分,“星辰在线长沙网”发表微博称:“@庐江发布公布的声明信息不全,伤及星辰在线(长沙网)。请@庐江发布立即修正,并向长沙网(changsha.cn)道歉!”18时3分,星辰在线长沙网再发微博:“强烈谴责@庐江发布,在没搞清问题的时候,就污蔑长沙网,发布不严肃不严谨信息,严重影响我网站声誉。请@庐江发布立即修改不实声明,并向长沙网道歉。”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办主任姚志宏在微博上怒斥:“泥码,扯昆明啥犊子啊?@昆宣发布出来辟谣。”

 认证信息为“如皋市委新闻网总监”的网友“如皋新闻网老李”评价道:“庐江宣传部门急于撇清关系,连犯低级错误,才会导致庐江如此被动!一错在匆忙推测照片为‘PS’,二错在武断的推测起源于长沙网、主角都为昆明夫妻,随着事件逐渐清晰,庐江宣传部门无疑是自打嘴巴,无法自圆其说,不得不不断否定自己!”

 当晚,合肥巿就庐江县委书记不雅照事件向媒体发布澄清声明,称不雅照片与庐江县委主要负责人照片不是同一人,发布此组图片的网民“anhui1234567q”已在百度庐江吧发表道歉声明。

 在这一事件中,庐江县官方态度强硬,多次表态要追究发帖人责任,随即就有网民的道歉贴出现。当日18时20分,网民“anhui1234567q”在百度庐江吧发表了道歉声明,“跪求王书记原谅。”对于照片的上传人,警方也在不遗余力地追查。人民网报道称:“已经锁定照片上传地点——上海市,上传人还未抓到。”

 8月9日,人民网先后报道了庐江县委书记王民生、庐江县网宣办、庐江县委宣传部、合肥市外宣办对此事的回应。人民网的密集报道均被网易、搜狐等门户网站第一时间转载,舆情迅速扩散。


庐江“艳照门”背后该反思县级舆情处理


安徽省合肥市庐江县的“艳照门”事件在互联网上呈现了大尺度、广范围的传播趋势,虽然最后证明该事件与庐江县无关,但是一个由传言构成的舆论场却把庐江县“拉下水”。在此过程中,由于应对媒体的能力低、不适应新媒体微博的话语体系,使得该县深陷于舆论漩涡之中。

在这一点上,我们要重新思索县级舆情的处理状况,推动县级舆情的规范化处理。可以说,县级舆情处理构成了中国最基层的舆情管理体系,但是由于不善于说话和对媒体的理解偏差,县级出现的舆情问题屡次成为报章头条。我们对此问题进行一部分的思考和梳理,为县级的舆情管理提出新的想法和思路。


县级领导要有“危机意识”善于主动应对舆情

中国的互联网监督自2008年周久耕“天价烟”事件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全国各地掀起了网络监督的热潮。作为主政一县的领导,一定或多或少地被此类信息所困扰,因此县级领导应该学会危机公关,能够在关键时候把握舆论的“麦克风”。

2011年,四川会理发生的“悬浮照”事件可以作为本次“艳照门”事件的一个参考。由于地方政府网站管理员PS造成的四川会理县地方政府领导悬浮空中的图片成为网络热点,在初步形成网络热点之后,会理县的危机应对依据主力传播媒体的不同与政府应对方式的不同,大体可以分为三个应对阶段。这三个应对阶段是相辅相成、前后过渡的过程,构成了此次舆情危机政府处理过程的完美配合。

始发期发现及时,反应较迅速。2011年6月26日天涯出现帖文,当日晚间此新闻即被删除,当地政府反应较为迅速。

高潮期手段得当,微博得到认可。6月27日下午,该图片在微博被大量转发之后,会理县人民政府专门开设微博对此事进行回应。此微博上一系列的动作得到了网友的支持,相关帖文转发量近两万次。

回落期应对得当,宣传借力发力。6月28日,在事件基本得到平息之后,网络出现了“PS大赛”。针对此情况,事件当事人会理县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孙正东开设微博。在承认错误之后,他呼吁网友在关注PS事件之后,也要关注会理的旅游,其幽默的话语和开放的态度再次得到网友的支持。

从“悬浮照”事件我们可以看到,四川会理县的应对环节丝丝入扣,能巧妙利用传媒特点,引导舆论走向,从而成功把握话语权,化解危机。( 庞胡瑞)


领高舆情声明:文章来自领高网络公开信息监测,仅为记录舆情信息之用,不代表领高舆情观点和立场,著作权属原作者所有,如有异议,请联系领高舆情唯一指定方式(400-185-2468),谢谢!

再努力:
去吐槽
吐槽专区
请务必填写您的昵称和邮箱并牢记您的邮箱与昵称以便下次登录


评论小图标 {{ commentNum }}个小伙伴已抵达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