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 400-185-2468 懂舆情,看领高!
领高舆情首页 > 舆情新闻·评价 > 领高舆情参考 > 正文

领高舆情参考

国内头部网络舆情管理系统服务商

PC桌面端 + MC移动端

领高舆情参考

领高舆情监测:港桥金融引发遗留乱象

2019年08月30日 来源:领高舆情-大摩财经 作者:大摩财经 点击阅读:
分享:
0

摘要:据领高舆情监测,昔日与赖小民治下华融系关系密切的中国港桥,在赖氏落马后陷入动荡,去年九月更名为港桥金融(2323.HK)。然而港桥金融出现了亏损严重的现象,同时引发出了昔日遗留的问题。

领高舆情监测:港桥金融引发遗留乱象.jpg

今年以来,港桥金融连番发起追债诉讼,债务人涉及王永红、季昌群、钱永伟、陈观武等多个地产富豪、资本大鳄,由此掀开昔日华融系、港桥金融大量危险借贷遗留的坏账乱象一角。

季昌群、陈观武与王永红

港桥金融最新的追债对象是丰盛控股(0607.HK)董事长季昌群。

8月15日,港桥金融全资子公司Digital King及其他两名原告,向香港高等法院起诉,要求季昌群共偿还14.66亿港元债务,其中港桥金融要求追索金额约3.56亿元。

季昌群系南京地产富豪,前丰盛集团实际控制人(丰盛集团债务危机爆发前,季昌群将股权全部转到了兄弟季昌荣名下)。2015年起,季昌群控制的丰盛控股与华融系紧密合作,华融系直接成为丰盛控股的第二大股东后,丰盛控股通过与武汉富豪阎志控制的卓尔智联(2098.HK)相互持股,连续拉升股价,赖小民出事之前市值一度高达近千亿港元。

然而,赖小民落马后,丰盛集团债务危机爆发,后改名为南京建工集团。丰盛控股股价也迅速崩盘,过去不到一年半的时间跌幅高达95%以上,目前市值仅有40亿港元左右。

港桥金融与季昌群的这笔债务关系始自2016年12月。当时,港桥金融仍名至卓国际,与华融共同发起成立合伙基金:华融国际财富创新有限合伙企业。其中华融国际融资公司为一般合伙人(GP),港桥金融为有限合伙人(LP),并承诺出资3.4亿港元。而该基金的主要目的为收购不多于22.3亿港元的丰盛控股股份。

事后的发展证明,这笔名为投资的资金输送,实为季昌群对华融系的债务。今年三月,季昌群承诺在五月底之前还钱,但由于丰盛系已深陷债务危机,未能及时偿还,导致港桥金融只能发起诉讼追讨。

另一位地产商人、广东湛江的陈观武亦被追债。

7月26日,港桥金融全资子公司韶关港桥起诉陈观武控制的湛江鼎盛房地产公司,追讨贷款本息2.6亿元。2017年7月,港桥金融向鼎盛房地产提供了一笔两年期、两亿元的贷款,到了2018年3月后,鼎盛房地产违约,且未履行其七次书面承诺的还款义务,甚至拒绝贷款人所建议的方案。

鼎盛房地产的母公司为深圳方鼎实业集团,陈观武及黄秋梅分别持股深圳方鼎实业90%、10%股权。陈观武为湛江吴川富豪,在当地开发了知名的鼎盛广场。

遁走香港的地产富豪王永红,是赖小民的江西同乡,亦是港桥金融去年危机爆发前最后的输血对象。

2018年1月至4月期间,港桥金融曾给已退市的中弘股份及其关联方提供了超三亿港元的借款,中弘旗下全资子公司海南集团为此提供担保。2018年4月,港桥金融又成立了专项基金,打算募资200亿,对中弘资产进行重组,助其渡过危机,但随着赖小民自身难保,该重组交易最终宣告终止。

中弘股份的借款最终发生违约,港桥金融对此发起诉讼。今年5月8日,港桥金融披露,中弘共欠其贷款本金3.3亿元,至今年4月底本息共计4.281亿元。不过,王永红旗下上市公司中弘股份早就债务危机难解、股价暴跌,去年底已退市。

钱永伟与北方矿业

最值得关注的是,港桥金融近期向上海资本玩家钱永伟讨债,揭开了昔日北方矿业(0433.HK)资本乱局的部分内幕。

今年六月,港桥金融起诉彼得投资、民闵国际集团及钱永伟、赵洋,追讨约2.45亿港元。港桥金融曾介入北方矿业的股份交易,但实际是替彼得投资、民闵国际集团出资,钱永伟及赵洋为交易担保人,即实为钱永伟、赵洋的债务。

钱永伟以房地产起家,旗下房地产核心公司为创办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万泰集团,万泰集团曾开发了上海有名的“光明城市”项目。1998年,钱永伟涉足资本市场,收购了北方矿业的前身新万泰,成为该公司实控人。2004年,钱永伟因行贿中国银行香港分行行长刘金宝被判刑三年半。

近年来,钱永伟在资本市场又颇为活跃。2015年9月,北方矿业向华融配售新股,华融成为北方矿业第二大股东。2016年12月,港桥金融以2.35亿元的总代价收购了北方矿业7.68%的股权,但仅持有一年又将这些股份出售至上海民闵投资。

2017年,钱永伟实际控制的“华豚系”插足参与A股上市公司爱建集团重组,通过华豚企业及一致行动人广州基金国际举牌爱建集团,对当时爱建集团的收购方上海均瑶造成压力。但随后钱永伟因掩盖华豚集团与北方矿业的关联关系被举报。

截至2018年底,钱永伟持有北方矿业15.78%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华融持股14.04%,华豚企业明面人物顾颉持股8.73%,上海民闵持股6.16%。

近日,北方矿业因无法支付1.7亿港元的债务,处于被清盘边缘。香港法院最新聆讯结果显示,法院批准其转让股份的认可令申请。

港桥浮沉

港桥金融前身为至卓国际,主营印刷线路板的生产及销售,创始人为卓可风。2015年底,卓可风将所持51%股权出售给优福投资,后者由孙明文(贺叶芹的妹夫)、贺叶芹控股。不明背景的二人因此成为港桥金融明面上的实控人。2017年初,至卓国际更名为中国港桥。

中国港桥的董事会和管理层多与华融系、赖小民有密切关系。董事会主席刘廷安是赖小民的同班同学,刚离职的董事毛裕民亦为赖小民校友,华融系多位高管、前高管也曾在中国港桥任职。刘廷安现仍为港桥金融董事会主席。

港桥金融还与华融系及华融合作伙伴天元锰业股权交叉:港桥金融的第二大股东为天元锰业,后者在2016年下半年入股港桥,实控人为贾天将;贾天将旗下公司同时也是华融系上市公司华融金控和华融投资的第二大股东;2017年5月,港桥金融还收购了华融投资(02277.HK)4.85%的股份。

因此,港桥金融被外界认为是华融系的影子公司。而如今港桥金融发起的连番追债诉讼背后,也暴露了昔日华融系与上述多位富豪之间资金输送的隐秘联系。

2015年至2017年,背靠华融无限风光时,港桥金融净利成百倍增长。其中2016年,净利增长889%,而净利增长主要得益于其取得的金融投资收益。

2018年华融出事后,港桥金融当年实现收入3.89亿港元,同比减少71.14%,净利润为亏损4.28亿港元,同比降193%,亏损原因主要为其财务投资产生的损失。今年上半年,港桥金融预期其亏损净额将增大至3.5亿港元。

领高舆情:港桥金融发生亏损,折射出的问题,不少网友纷纷表示,交易还是要正确、合理的进行,股民会因此受到不小的牵连,还希望可以找到对应的解决办法解决此次危机。

领高舆情声明:文章来自领高网络公开信息监测,仅为记录舆情信息之用,不代表领高舆情观点和立场,著作权属原作者所有,如有异议,请联系领高舆情唯一指定方式(400-185-2468),谢谢!

再努力:
去吐槽
吐槽专区
请务必填写您的昵称和邮箱并牢记您的邮箱与昵称以便下次登录


评论小图标 {{ commentNum }}个小伙伴已抵达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