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 400-185-2468 懂舆情,看领高!
领高舆情首页 > 舆情新闻·评价 > 领高舆情参考 > 正文

领高舆情参考

国内头部网络舆情管理系统服务商

PC桌面端 + MC移动端

领高舆情参考

领高舆情监测:拉夏贝尔的窘境

2019年08月13日 来源:领高舆情-市界 作者:市界 点击阅读:
分享:
0

摘要:据领高企业舆情监测,对于很多人来说,尤其是相对女士来说,“拉夏贝尔”这个名字并不陌生。拉夏贝尔是国产服装品牌,主要针对20-30岁的都市女性,健康、时尚、活力,是新一代女性追求浪漫、甜美和时尚运动的目标。拉夏贝尔一直追求强调个性化的设计, 是将设计渗透人文文化的时尚品牌。因此受到了很多女性的青睐。

领高舆情监测:拉夏贝尔的窘境.jpg

不过,如今的拉夏贝尔似乎陷入了业绩危机。

2019年7月30日,拉夏贝尔发布业绩预亏公告。公告称,预计公司上半年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为4.4亿元至5.4亿元,较2018年同期下降286.6%至329.0%;扣除非经常性收益后,净亏损扩大至4.9亿元至5.9亿元,同比下降364.5%至418.5%。

此外公告还披露,2019年上半年,公司经营网点减少了2400余个。拉夏贝尔将原因归于国内大众服饰零售市场持续低迷、公司调整线下渠道结构、业务转型效果需要时间等。

受此公告影响,拉夏贝尔连续两日股价下跌。A股数据显示,拉夏贝尔8月1日报收5.51元/股,市值仅剩30.18亿元。而2017年9月,拉夏贝尔在A股上市的发行价为8.41元/股,且一度涨至31.42元/股,市值达到172.18亿。不到两年时间,它的市值已较最高点蒸发142亿,不足当时的五分之一。

"中国ZARA”业绩变脸   存货大规模积压、高管频频离职

上海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于1988年成立,主营服装零售,旗下有La Chapelle、Puella、UlifeStyle等12个品牌,在市场占有率上长期保持在第一梯队,被称为“中国的ZARA”。拉夏贝尔于2014年10月在港交所上市,并于2017年9月登陆上交所,成为国内首家H+A的服装上市公司。

其实,早在2012年,拉夏贝尔便向中国证监会递交了IPO申请,申请失败后转投港股,并在港股上市后的次年(2015年)再次冲击A股,不过仍然失败了。直到2017年的第三次尝试,拉夏贝尔才圆了A股之梦。

出乎投资者意料的是,圆梦后的拉夏贝尔业绩迅速“变脸”。拉夏贝尔在A股上市的2017年当年,其净利润下滑6.12%,每股收益下降9.26%,不过还维持在盈利状态;上市次年2018年,拉夏贝尔的净利润同比下滑132.00%,直接变为亏损状态,亏损达1.60亿元,每股收益也成-0.29元,同比下滑129.59%。这样上市第二年业绩就迅速下滑至大幅度亏损的情况,在A股是较为少见的。

而拉夏贝尔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其净利润为-1091.6万元,同比下滑106.17%。再加上如今发布的业绩预亏,拉夏贝尔仿佛陷入了下滑的“无底洞”。

其实,拉夏贝尔曾多年保持迅速扩张状态。

数据显示, 2015年至2017年,拉夏贝尔的门店数分别净增长1006家、1014家、541家,总增加数量高达2561家,增幅达到37.19%。而就在2017年发布的A股上市招股书中,拉夏贝尔还表示要将90%的募集资金用于扩张零售网络,在未来3年再增3000个网点。

连续且大量的扩张使得拉夏贝尔的营收快速增长。2017年,拉夏贝尔全年营收达到89.99亿,是2012年的3倍。然而,大量的新开门店意味着房租、装修装饰、人员薪酬等支出的大幅度上升,这使得拉夏贝尔出现了营收增长、到手利润却开始下降的情况。拉夏贝尔的净利润从2016年开始下滑,当年净利润同比下降13.07%。

2018年,激进扩张的后果开始集中显现。除了利润大规模亏损,存货问题也逐渐严重。2014年,公司存货为13.27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为26.42%;到了2018年末,公司存货已达到25.34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也达到达48.6%。而对于快时尚行业来说,大量存货积压显然会对公司业绩产生较为严重的损害。

困境下,拉夏贝尔的董事高管们开始频频离职。2017年10月,在拉夏贝尔A股上市一个月后,连续三名董事退出董事会;2017年12月,又有两位执行董事兼副总裁和一位非执行董事辞职;2018年6月,又有一位副总裁辞职,此时距其上任刚刚3个月。

半年关店2400家  60亿成本引上交所问询

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拉夏贝尔开始调整战略,放慢扩张的步伐。拉夏贝尔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新开网点1132家,同时关闭了1311家,净减少179家,这是拉夏贝尔首次出现店铺数量负增长。

进入2019年后,拉夏贝尔继续关店之路。根据其2019年第一季业绩报告,拉夏贝尔在2019年第一季度关掉1851家店,新开235家,净关店数为1616家。截至2019年3月底,拉夏贝尔的门店数量为7653家。而根据其最近发布的业绩预亏公告,至2019年6月底,拉夏贝尔2019年的关店数量已超过2400个。至此,拉夏贝尔2017年在IPO时提出的,用IPO募集的资金“3年新增3000网点”的计划似乎已成空谈。

拉夏贝尔大规模的开店关店引来了上交所的关注。2019年4月10日,上交所向拉夏贝尔下发了问询函。在问询函中,上交所提到,“2014年以来,公司实体门店期末数量分别为6887家、7893家、8907家、9448家、9269家,变化较大”,要求拉夏贝尔说明其商业合理性。

此外,问询函还提到了拉夏贝尔2018年成本费用成本大幅上升的问题。在2018年已经开始大量关店的情况下,拉夏贝尔的销售费用仍高达60.32亿元,同比增长38.52%;管理费用达5.04亿元,同比增长29.51%;财务费用则为5246.5万元,同比增长216.42%。

数据显示,拉夏贝尔的销售费用占营收比率在2015年、2016年、2017年分别为45.62%、47.31%、49.39%,呈缓慢增长状态,而2018年开始放缓扩张、大量关店后,反而大幅增长至59.28%。上交所要求拉夏贝尔就这一反常现象做出解释。

对此,拉夏贝尔称,销售费用增加主要是由于社会平均工资上涨导致员工费用上升、待摊费用摊销因关闭低效门店加快摊销、因为行业竞争激烈增加商场活动导致商场费用上升以及为促进在线销售增加商品调拨流通及门店营销推广活动导致电子商务费上升所致。

割爱2亿股权   看上亏损法国品牌

关店的同时,拉夏贝尔“割爱”了杭州黯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54.05%的股权。

资料显示,杭州黯涉成立于2010年1月,主营服装线上销售,旗下包括七格格、OTHERMIX、OTHERCRAZY等品牌。

拉夏贝尔于2015年以2亿元购得了如今卖出的杭州黯涉54.05%股权。拉夏贝尔的年报显示,杭州黯涉对于拉夏贝尔发展线上业务功不可没,使得拉夏贝尔的线上营收总额从2014年的3000多万升至2017年的13.4亿。

2019年4月,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拟向杭州雁儿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转让这54.05%股权。有趣的是,这些股权的交易额与4年前一样,仍为2亿,而此受让方的100%股权持有者正是拉夏贝尔的关联自然人曹青。

与此同时,拉夏贝尔却看上了一个亏损的法国品牌。

同在2018年4月,拉夏贝尔宣布拟出资2080万欧元(约合1.58亿人民币)收购法国NafNafSAS40%股权,并计划于2018年6月29日(法国时间)完成交割。

NafNafSAS于1973年在法国创立,主要从事女装产品及配饰销售。NafNafSAS在法国有218个网点,在海外地区则有270个,不过,其在2017年亏损高达650万欧元,净资产为-1001.7万欧元;2018年上半年则继续亏损342.2万欧元。

2018年11月,拉夏贝尔再次宣布,拟继续收购NafNafSAS60%股权。2019年6月,拉夏贝尔发布了这60%股权完成交割公告,这意味着, NafNafSAS成为了拉夏贝尔的全资子公司。此部分股权的收购价格为3534万欧元(约合2.69亿人民币),也就是说,为了把NafNafSAS收至麾下,拉夏贝尔约花费4.27亿人民币。

领高舆情:一贯受到女性信赖的产品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不少网友纷纷表示,整体来说就是管理上的问题,步子不宜走的太快,要适当的放慢,当然产品的质量和款式也是要有新颖,创新,这样才能抓住消费者的心。

领高舆情声明:文章来自领高网络公开信息监测,仅为记录舆情信息之用,不代表领高舆情观点和立场,著作权属原作者所有,如有异议,请联系领高舆情唯一指定方式(400-185-2468),谢谢!

再努力:
去吐槽
吐槽专区
请务必填写您的昵称和邮箱并牢记您的邮箱与昵称以便下次登录


评论小图标 {{ commentNum }}个小伙伴已抵达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