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 400-185-2468 懂舆情,看领高!
领高舆情首页 > 舆情新闻·评价 > 领高舆情参考 > 正文

领高舆情参考

国内头部网络舆情管理系统服务商

PC桌面端 + MC移动端

领高舆情参考

领高舆情监测:康业元与广药纠纷持续升级

2019年08月06日 来源:领高舆情-投资时报 作者:投资时报 点击阅读:
分享:
0

摘要:据领高舆情监测,前段时间广药跟“王老吉”的纠纷传的沸沸扬扬,近期又被合作伙伴康业元举报,而此次原因是什么呢?又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呢?

康业元再发第二封公开信 “举报广药董事长李楚源”纠纷持续升级.jpg

在最新举报信中,康业元强调,其发布的是举报信而非催款函。此前消息显示,广药白云山与康业元一直未就金戈收益分配问题达成一致意见,两套方案之间或相差1.72亿元收益。

距“王老吉”纠纷案过去还未满月,广药白云山(600332.SH)又上演了一出合作伙伴反目成仇的故事。

7月18日晚间,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下称康业元)在官方微信和微博上先后发布了《针对广药集团李楚源违法违纪的实名举报信》(下称公开信)。

《公开信》一方面详细陈述了康业元与白云山的利益分配矛盾,一方面指上市公司董事长李楚源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涉及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等多个方面。

而此次广药集团被合作伙伴公开举报的主要诱因正是金戈的收益分配问题。仅以2018年公开数据估算,康业元主张的分利方案与其所述白云山给其的分利方案之间相差1.72亿元。

对于相关举报,7月19日晚白云山公告称,举报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涉及造谣诋毁公司及董事长李楚源、白云山医药总经理肖荣明,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而针对市场普遍关注的问题,7月26日白云山做出了相关说明。不过,说明只字未提广药集团、白云山董事长李楚源,主要围绕金戈权属、权益等做说明,而此前的举报信中曾大篇幅提及李楚源。

7月29日,康业元的微信再次发布“举报广药集团李楚源”的后续文章,再次强调了康业元与广药旗下白云山科技公司之间的股权关系、以及金戈分红等热点问题。

《投资时报》研究员7月26日向上市公司发送沟通提纲,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2019年7月29日,白云山股价已较52周高点下挫14.09%,报收于38.42元/股。

金戈分利不公?

《公开信》中,康业元主要针对广药白云山和李楚源提出了三大关键问题。

其一,康业元作为白云山科技的股东,自2014年“国产伟哥”金戈上市以来,在李楚源的默许下从未给予过财务会计报告。

其二,康业元对白云山科技的利润按49%股权比例享有分配权,而多年来康业元却被剥夺了股东应享有的权利。白云山凭借大股东身份提出了不合理的金戈利益分配方案。

其三,在“两票制”环境下,没有经过康业元的同意,李楚源就将白云山科技旗下的“百定”产品转让给山东瑞阳制药,违反公司章程及合同法,损害康业元的权益。

而康业元在《公开信》中提到,其拥有“金戈”产品49%的产权、经营权、收益权,但白云山制药总厂2016年给其的利润分配方案却为1—3亿提成8%,3—5亿提成6%,5—10亿提成3%,10亿以上提成2%。

对此,白云山在7月26日发布的公告中表示,白云山制药总厂已依据白云山科技公司对金戈的贡献程度合理预估该公司应得的收益,并进行了相应的计提。但由于双方一直未能就金戈收益分配问题达成一致意见,故以上计提的收益尚未兑付给白云山科技公司。

同时,白云山表示,2015年至2018年,白云山科技公司未向双方股东进行分红,主要是出于长远发展考虑,抓住上市许可人制度带来的发展机遇,积极开展项目研发和产品申报等事项,需要大量投入研发资金。

而据北京康业元致李楚源的第二封信显示,白云山科技公司的另外4种产品自2014年底之前分红8次后(约4000万元左右),再未分红。

此封信中,康业元同时强调,其公布的是举报信,而非催款函。并称,不愿意跟广药集团旗下的任何企业合作,强烈要求退出。

双方各执一词

《公开信》中,康业元还通过一组原材料数据等直指广药白云山在金戈产品的收入方面存在财务数据造假、隐瞒等问题。

《公开信》显示,2015年白云山金戈产品的生产量为1589万片,销售量为1495万片,营业收入为2.3378亿元,营业成本为1818万元,毛利润为2.156亿元,毛利率为92.2235%,出厂开票单价为每片15.68元。

而根据康业元从广药及金戈产品的原料供应商处获得的信息,2015年,白云山原材料采购量对应的金戈产品生产量应该不少于4073万片,营业收入应该不低于6.38亿元,如果结合白云山披露的92.2235%的毛利率,毛利润应该不少于5.88亿元。

另外,康业元表示,金戈产品中主要成分的药料成本进货价仅为每公斤1800元,但是白云山内部记账成本为每公斤10000元,虚增455.56%。按照2014年4月至2016年10月,白云山集团共进货7600公斤来算,仅此一项白云山虚增成本达到6232万元,而成本增加、利润减少,各项需交税费自然下降,存在偷税漏税。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白云山2018年营业总成本为399.82亿元,同比上涨111.08%,而其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21.31亿元,同比仅上涨10.12%,增速较2017年下滑70.59个百分点。

对此,白云山在7月26日发布的公告中称,白云山化学药厂采购金戈原料生产所需的众多物料,经过复杂的生产过程形成金戈原料并销售给白云山制药总厂,故金戈原材料采购价格与白云山制药总厂入账成本产生差异。

且白云山制药总厂和白云山化学药厂均为本公司分公司,分别独立核算,各自依法缴纳增值税,两个分公司的企业所得税由本公司合并缴纳,不存在偷税漏税、虚增成本的情况。

另外,“百定”经销权转给山东瑞阳制药和产品的研发投入均已按程序报白云山科技公司董事会会议且获过半数董事同意,无需提交股东会审议。

白云山应收账款增长8.7倍

近年来,白云山作为医药行业龙头,营收增速较为可观。2008年—2018年期间,其营收规模从35.27亿元增长到422.34亿元,增幅近12倍;同期归母净利润从1.82亿元增长到34.41亿元,增幅18.91倍,复合增长率达34.14%。

 “金戈”上市后,2015年—2018年四年间,白云山营收分别为191.25亿元、200.36亿元、209.54亿元、422.3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63%、4.76%、4.58%和101.55%。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亿元、15.08亿元、20.62亿元、34.4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9.05%、15.97%、36.71%和66.9%。

从数据可以看出,金戈上市后的四年里,白云山归母净利润不断上涨。

该公司2019年一季报显示,当季实现营收180.55亿元,同比增长161.32%,归母净利润为14.07亿元,同比增长55.42%,同样实现高速增长。

不过,《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其应收账款增速亦十分显著。

2018年该公司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为136.53亿元,同比上涨384.84%。其中,应收票据为27.81亿元,同比上涨63.3%。应收账款为108.72亿元,同比上涨875.94%。而其2019年一季报显示,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为159.94亿元,同比上涨335.19%,而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却为-27.99亿元。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白云山的存货。2018年白云山存货为92.32亿元,同比上涨149.51%,销售净利率为8.37%,较2017年度下滑1.74个百分点。而2019年一季度,其存货为80.80亿元,较去年同期上涨180.07%,销售净利率为8.11%,较去年同期下滑5.3个百分点。

此外,Wind数据显示,2018年白云山负债合计达283.38亿元,同比上涨213.08%,创上市以来新高。

领高舆情:不少网友纷纷表示,两家公司之前应该存在利益之纠纷,从而引发了一系列的事项。无论如何,都应还原事实的真相,给所有人一个清晰明确的回答。

领高舆情声明:文章来自领高网络公开信息监测,仅为记录舆情信息之用,不代表领高舆情观点和立场,著作权属原作者所有,如有异议,请联系领高舆情唯一指定方式(400-185-2468),谢谢!

再努力:
去吐槽
吐槽专区
请务必填写您的昵称和邮箱并牢记您的邮箱与昵称以便下次登录


评论小图标 {{ commentNum }}个小伙伴已抵达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