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 400-185-2468 懂舆情,看领高!
领高舆情首页 > 舆情新闻·评价 > 领高舆情参考 > 正文

领高舆情参考

国内头部网络舆情管理系统服务商

PC桌面端 + MC移动端

领高舆情参考

领高舆情监测:青岛地铁1号线牵出“隐形链”

2019年07月23日 来源:领高舆情-新京报 作者:新京报 点击阅读:
分享:
0

摘要:据领高舆情监测,青岛地铁1号线的施工现场坍塌了,却引出了热议以及一系列幕后重重利益链。

领高舆情监测:青岛地铁1号线牵出“隐形链”.jpg

被刘飞云公开举报的一周后,青岛地铁1号线胜利桥站施工现场坍塌了。

尽管青岛地铁集团有限公司事后宣布,塌陷是地质原因,并非此前被举报的施工段,但刘飞云还是流露出一种“你看,我早说了吧”的神情。

公开资料显示,青岛地铁1号线为跨海地铁线路,全长60.11千米,南北走向,连接黄岛区、市南区、市北区、李沧区和城阳区五个市辖区。

2018年11月6日,青岛地铁1号线海底隧道贯通。这条跨海地铁线路全长60.11千米,南北走向,连接5个青岛市辖区。

今年6月以来,青岛远望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下称“远望公司”)负责人刘飞云公开实名举报,称自己公司负责施工的青岛地铁1号线配套工程外电源项目非法层层分包,偷工减料,存在质量问题。

从2019年3月起,刘飞云通过三层中间人辗转拿到了外电源项目的一部分,各方本该在相同的潜规则下合作共赢。但施工过程中,各方因为未按事先约定分配利益反目成仇,数次谈判未果后,刘飞云反水举报。

举报偷工减料的质量隐患

7月4日,青岛地铁1号线塌陷事故发生的当天上午,青岛市的调查组正在远望公司约谈刘飞云。

刘飞云称,更严重的是偷工减料导致的工程质量问题。

依据远望公司与顺源达签订的《电力土建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下称《分包合同》),远望公司负责青岛市城阳区春阳路电力土建工程施工分包工作,包括支模、排管浇筑、混泥井浇建筑、垫层、钢筋制作等。

但刘飞云称,在永利捷负责人戚延军和顺源达负责人范大祥的直接授意下,远望公司未按图纸施工,在钢筋间距、锚固和混凝土垫层等操作中偷工减料。

对此,青岛地铁集团6月30日的通报称,经专家和设计单位认定,不存在大型车辆碾压损坏引起漏电等安全隐患,不影响地铁运营安全。

层层分包:牌友、酒友、同学牵线搭桥

刘飞云介入的青岛地铁1号线工程,其总承包商为葛洲坝电力。

招标后,曾有青岛汉河电气工程有限公司、四川省输变电工程公司、中国能源建设集团广东火电工程有限公司等6家投标人通过资格审核。其中,葛洲坝电力具有输变电工程专业承包一级资质,电力工程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并以1.4亿元报价胜出。

但中标后,葛洲坝电力找到了永利捷。

岳达(化名)是顺源达联系刘飞云的最后一名中间人,与刘相熟。7月4日,岳达告诉新京报记者,他的上游、第二名中间人“眼镜”是自己的牌友兼酒友;“眼镜”是通过第一名中间人“大林”得知这个项目的,“大林”和“眼镜”也是牌友。

再往上追溯,“大林”与顺源达的负责人范大祥、合伙人王巍相熟,“都是在牌桌、饭局上认识的”,王巍与永利捷的负责人戚延军是老同学。

对此,新京报记者于7月5日、6日多次致电顺源达监事范大祥、永利捷股东戚延军及法定代表人程世增,7月8日致电“大林”“眼镜”,并发送了相关采访短信。截至发稿时,上述5人均未回应。

饭桌上的价格博弈

接下这单前,刘飞云在青岛做了20多年工程,见多了工程分包的情况。想到这单买卖来自青岛地铁1号线——青岛的市政重点工程,他觉得应该不会赔钱。“刚开始,顺源达就通过中间人打过包票,说干活的话,钱肯定没问题,工程款随时算随时有。”

正式合作前,岳达召集刘飞云和另外两名中间人一起吃了顿饭,由“大林”“眼镜”代为传达顺源达的意见。刘飞云回忆,酒桌上最重要的话题是生意,主要就是在耗材等问题上讨价还价。

几种耗材中,支模、混凝土垫层价格相对较低,结算单价很快确定下来。但工程主要材料钢筋的价格较高,又涉及远望公司的收益和3名中间人的提成,几方开始来回拉锯。

对于那次饭桌上的谈判过程,岳达也予以证实。他表示,各方对于钢筋价格、抽水比例等反复协商。虽然顺源达的人没有出现,但在通过“大林”“眼镜”参与谈判。

因利益纠葛反目

酒桌上的推杯换盏,很快成为过去式。

2019年3月15日,远望公司百人左右的队伍开始入场施工。依据《分包合同》,顺源达应当每月拨付工人工资的50%。但刘飞云说,3月中旬至5月中旬的两个月工期中,顺源达仅在4月6日支付过一次工人工资。为此,远望公司雇来的工人开始讨薪上访,先后找到了远望公司和顺源达,后来还找到了葛洲坝电力的项目部。

除了资金问题,一个意外也对刘飞云的工程造成影响。5月27日,青岛地铁4号线沙子口静沙区间施工段发生坍塌,致5人死亡。事故发生后,青岛在建地铁项目全部停工整改,已经停工8天的远望公司想复工也不行了。

6月24日,刘飞云开始在微博上发帖举报青岛地铁1号线配套工程违法层层分包一事,同时也在争取分包链条前几层的书面保证:证明远望公司严格按照葛洲坝电力的要求施工,不存在质量问题,若以后再出现塌方或触电等质量问题与远望公司无关。

 “微博发出来之后,葛洲坝电力、永利捷、顺源达和我又坐在一块谈判,本来都和解了,我也把微博删了。”刘飞云说,但是后来的谈判中又出了岔子,他觉得自己被坑了,而且担心今后工程质量再出问题要承担责任,于是选择了公开举报。

监理公司失守

据央视报道,青岛地铁1号线公司(下称“1号线公司”)与葛洲坝电力的合同明确提到,如果葛洲坝电力要将工程分包,相关事宜需经过1号线公司同意。但1号线公司的母公司——青岛地铁集团有限公司的法律事务部部长王松山曾对媒体表示,葛洲坝电力与永利捷签订劳务分包合同一事,未经1号线公司同意。

对此,葛洲坝电力党委副书记瞿峰告诉央视,公司曾按合同约定和行业惯例,将永利捷的分包事项制作成报审表,报给了项目监理公司青岛嘉诚电工咨询公司(下称“嘉诚公司”)。

按照正常程序,嘉诚公司应该把报审表提交给1号线公司。但嘉诚公司负责该项目的总监理李志戈在央视的采访中回应,未落实这项工作。

不过,无论1号线公司、葛洲坝电力还是嘉诚公司,都表示对永利捷继续分包工程的事不知情。

但在青岛地铁1号线的外电源项目中,葛洲坝电力分包工程给永利捷,并未取得发包方1号线公司的同意。虽然永利捷承包的并非外电源项目的主体工程,但其将项目再次进行劳务分包,下游分包公司又进行了第三次劳务分包,按照王辉的理解,这种做法明显违反了合法分包的规定。

在普遍分包的情况下,项目的监理单位对于保证工程质量至关重要。

对于监理一事,嘉诚公司负责该项目的总监理李志戈曾向央视记者提到,4月1日在现场监理过程中就发现了钢筋绑扎间距不均匀现象,要求立刻整改,“也确实整改了”。

但按照刘飞云的说法,这次整改是永利捷要求自己不按照图纸施工后,自己作为施工方主动找嘉诚公司反映的问题。嘉诚公司来过一次,下过一次整改通知单,此后再无下文。

7月7日,记者致电嘉诚公司核实相关问题,截至发稿时无人回应。据青岛地铁集团官方微信公号6月30日的通报,其要求监理方嘉诚公司撤换项目负责人。

总包方、监理方被拉入黑名单

因为7月4日的1号线塌陷事故,青岛全市在建地铁项目再次全部停工;此前的6月30日,青岛地铁1号线公司总经理也被停职。

据新华社报道,青岛已针对地铁相关问题成立了三个调查组:由专业院士任组长的事故调查组,由市纪委监委、公检法机关等组成的执纪执法调查组,由住建部门、律师、专家等组成的工程质量调查组。

据青岛市应急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针对地铁1号线外电源配套工程被举报事件,调查组正在深入开展调查取证工作。工程质量调查组正对参建单位人员进行问询调查,对举报的违法分包问题进行资料调取与查证认定;此外,还对被举报的1.5公里电力排管工程完成了破拆检测。

尽管官方调查结论尚未出炉,但6月27日-30日,青岛地铁集团连发4则通报,称项目总承包方葛洲坝电力涉嫌违法分包行为,且工程存在质量问题。为此,葛洲坝电力和项目监理方嘉诚公司均被青岛地铁集团拉入黑名单。

7月1日,葛洲坝集团发布通报回应,否认“非法分包”,仅承认项目管理不善。葛洲坝电力称,是永利捷将劳务作业私自再分包,己方于5月20日发现了这一情况,于当天发函要求整改,并在6月5日与永利捷解除了劳务分包合同。

葛洲坝电力还在通报中表示,“为显示央企担当”,会拆除重建已施工的1.5公里电力排管工程。

7月3日,记者在青岛市城阳区春阳路现场看到,远望公司花费两个月建成的1.5公里电力管道正被拆除。沿线的挖机将此前浇筑的混凝土、铺设的钢筋全部挖开,从地下挖出的钢筋随意堆放,扭曲成一堆废铁。

领高舆情:接连不断测出现工程问题,安全问题一直是大众关心的话题,不少网友纷纷表示,民生工程容不得半点儿马虎,相关部门一定要加大对此类的执法、监察力度。

领高舆情声明:文章来自领高网络公开信息监测,仅为记录舆情信息之用,不代表领高舆情观点和立场,著作权属原作者所有,如有异议,请联系领高舆情唯一指定方式(400-185-2468),谢谢!

再努力:
去吐槽
吐槽专区
请务必填写您的昵称和邮箱并牢记您的邮箱与昵称以便下次登录


评论小图标 {{ commentNum }}个小伙伴已抵达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