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 400-185-2468 懂舆情,看领高!
领高舆情首页 > 舆情新闻·评价 > 领高舆情参考 > 正文

领高舆情参考

国内头部网络舆情管理系统服务商

PC桌面端 + MC移动端

领高舆情参考

领高舆情监测:智能手机酷派兴衰史

2019年07月18日 来源:领高舆情-投资家网 作者:投资家网 点击阅读:
分享:
0

摘要:据领高舆情监测,酷派可以说是国内推出智能手机厂商比较早的一波,但是在如今资金危机的拖累之下,无论是电商渠道还是线下渠道,酷派都开始全面落败,看着其他品牌逐渐成长。

领高舆情监测:智能手机酷派兴衰史.jpg

6月12日,易方达基金发布公告,称其将持有的酷派集团股票按照0.00港元/股进行估值。0.00港元/股意味着,在专业港股基金的眼中,酷派集团的股票已经没有任何价值。

在最初的智能手机时代,酷派头顶着“中华酷联”的光环,曾在2014年收入达到了249亿港元(约合220亿元人民币),跻身全球智能手机销量第七名、中国智能手机销量第三名。

但在经历了早期的风光之后,酷派迅速陨落,和360、乐视的融合也没有起到正面作用。如今市场上已经难觅酷派踪影,我们能看到的也仅仅是换帅、停牌、甩卖资产这样的负面新闻。

与第一期讲述的金立不同,酷派是最早一波在国内推出智能手机的厂商,可以说抢尽了先发优势。酷派为何会最终倒下?本期甲方研究社将进行揭秘。

01成败运营商

酷派成立于1993年,最早是做传呼机业务,于2003年正式进入手机市场。

2009年,中国进入到3G时代,酷派也迅速布局,推出一系列3G手机。在2010年上半年财报中,酷派表示,3G智能手机销售增长强劲,上半年收入同比增长高达193.8%,盈利超过2亿港币。

此外,酷派还在财报中披露,2010年下半年也将推出首款Android手机,这意味着酷派彻底将进入到智能手机时代。

单从产品线布局来看,酷派早期的思路和如今的华米OV并无太大差别,在2010年年底前推出数款Android手机,覆盖高端、中档和千元三个档次。

但让酷派迅速崛起的重要因素则是渠道。与如今各大厂商强调“线上、线下”不同的是,酷派当年把运营商作为最重要的渠道。

广告中也突出了中国电信的元素

与此同时,酷派还与中国电信联手斥资超过亿元资金发动营销攻势,在央视天气预报、焦点访谈等黄金时段,以及湖南卫视、江苏卫视等热门地方台,猛砸广告。

此外,酷派还与中国联通合作,推出了首款千元Android手机W711。

从这两项合作就可以看出,早在智能手机时代初期,酷派就与运营商在渠道、市场方面进行了强绑定。

但就在酷派一路高歌猛进的时候,也有人注意到:酷派过于依赖运营商,并不是长久之计。虽然运营商定制机省了渠道成本,但也让酷派丢了定价权。酷派每年数百亿的收入,但净利润仅仅是在数亿港元左右徘徊。

此外,2014年的夏天,国资委要求三大电信运营商削减营销费,以稳定利润。当运营商补贴渐渐减少的时候,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转移向电商、线下门店,运营商渠道在智能手机销量中所占比例也越来越低,这让酷派积累的运营商优势荡然无存。

02拓展电商渠道,但酷派选错了对象

当意识到运营商渠道已经不能再为自己提升销量的时候,再加上小米模式的蹿红,酷派将目光对准了电商渠道。但酷派是传统手机厂商出身,缺少互联网方面的经验,因此酷派选择了和正统的互联网公司合作,而在当时,互联网公司也掀起了手机热。正是在这种时机下,才有了后来酷派与360、乐视的结合。

但事实证明,360与酷派的合作,更像是一场闹剧,因为在这其中,出现了一个搅局者——乐视。

尽管酷派、乐视方面一再强调,乐视入股酷派,不会影响360和酷派的合作,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简单。

经过3个月的短暂沉默,2015年9月,360宣布其已书面通知酷派公司,要求酷派公司按照股东协议内容,购买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的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

360称,此举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

随后,三方经过了多轮的拉锯战。终于在10天后,360宣布,已经与酷派集团就双方合资公司奇酷科技的股权调整问题达成了新协议。协议签署后,酷派集团持有的奇酷科技股份将由50.5%降至25%,而360公司所持奇酷科技股份将增加到75%。至此,360成为奇酷的第一大股东,酷派集团变为第二股东。

此外,酷派还迎来了前荣耀总裁刘江峰操刀公司的转型发展,并提出了五年内要使酷派回归行业第一的口号。但这样的口号更像是一个玩笑。

2015年,酷派去年营收为146.679亿港元,同比下滑了41.1%;2016年,酷派收入为79.69亿港元,同比减少45.7%,净亏损43.79亿港元。

比亏损更致命的是,2016年乐视的资金链危机开始全面爆发,手机也是尤其是重灾区,因此酷派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在资金危机的拖累之下,无论是电商渠道还是线下渠道,酷派都开始全面落败,眼看着小米、荣耀、OPPO、vivo等后起之秀开始茁壮成长,即使是与联想、中兴相比,酷派也被远远地甩在身后。

接下来我们看到的就是酷派一系列的负面新闻:裁员、卖地求生、拖欠银行贷款、停牌一年等等。等到摆脱乐视这个大麻烦之后,酷派复苏的希望也越来越渺茫。

03写在最后

当然,酷派的败局还有很多的原因,比如品牌定位不清晰、产品线过于混乱等,但过度依赖运营商,以及与乐视过多的内耗,错失了转型机遇,才是把酷派击倒的两招重拳。

如今提到酷派,更多的则是反面教材。最近一次有关酷派的重磅新闻则是今年1月,酷派委任27岁的陈家俊为公司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及公司提名委员会成员,而陈家俊的另一重身份是京基集团创始人、董事长陈华的“二公子”。

在换帅背后,我们看到酷派频繁卖地以缓解资金压力:

·2017年,酷派靠出售地块获得人民币4000万元;

·2018年7月,酷派再次通过出售地块回血2.38亿港元。

·2019年4月25日,酷派再次卖地,换来了5200万元的净收益。

但在换帅和卖地补血的同时,酷派的前景仍然不明朗。国内手机市场逐渐饱和,华米OV的垄断优势也越来越明显,酷派在年轻人心中的烙印也越来越浅。

在缺钱的背后,则是酷派对技术无法持续投入。2019年6月,中国正式进入到5G时代,这对中国手机产业来说是一个洗牌的机会,但是我们还能看到酷派手机的身影吗?

领高舆情:曾经辉煌的酷派在经过这么多的竞争以及打击之后,会有一个华丽的翻身吗?同时,在我们即将遍布各地的5G时代,酷派是否可以进入其领域呢,这一系列的问题都考验着酷派。

领高舆情声明:文章来自领高网络公开信息监测,仅为记录舆情信息之用,不代表领高舆情观点和立场,著作权属原作者所有,如有异议,请联系领高舆情唯一指定方式(400-185-2468),谢谢!

再努力:
去吐槽
吐槽专区
请务必填写您的昵称和邮箱并牢记您的邮箱与昵称以便下次登录


评论小图标 {{ commentNum }}个小伙伴已抵达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