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 400-185-2468 懂舆情,看领高!
领高舆情首页 > 舆情新闻·评价 > 领高舆情参考 > 正文

领高舆情参考

国内头部网络舆情管理系统服务商

PC桌面端 + MC移动端

领高舆情参考

领高舆情监测:上海聚梦空间破产 把梦聚“碎”了

2019年06月07日 来源:领高舆情-投中网 作者:投中网 点击阅读:
分享:
0


摘要:据领高房地产舆情监测,上海聚梦空间破产,在租客群体中,有一些租客除了要面临房东的解约、锁门、断水断电,还莫名其妙成了债务人。

领高舆情监测:上海聚梦空间把梦聚“碎”了.png

目前,聚梦空间数个维权群主要由2类群体组成,一类是把房子委托给聚梦空间的房东,一类是通过聚梦空间租赁办公室的普通租户。因聚梦空间突发破产公告,房东和租客陷入两难。

据多位维权人透露,聚梦空间已经租出去一千多套房子,涉及金额巨大。单个房东和租客的损失在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目前维权人的诉求分两种:房东想要回自己的房子,拿回自己的出租收益;租客不想退租,也想拿回自己租房时交的押金。但在这其中收了租客租金的二房东——聚梦空间却消失不见了。然而,租金并没有如期交到房东手里。

所以在双方权益均受损的情况下,房东没办法赶走里面的租客,租客交了租金却遭遇无房可住的局面。


起底聚梦空间奇葩生意经

(1)高买低卖的赔钱买卖

事实上,“聚梦空间”做的是典型的二房东生意,本质上赚的是租金差,即低价收楼,然后再高价租出去。

这么简单的生意逻辑,怎么就做成了现在这服模样?聚梦空间拿租客的钱干什么去了?

经过跟多方沟通,PropTech研习社了解到,目前聚梦的问题,说直白点,是一个典型的众创空间To VC死局。

传统的二房东生意靠赚差价,低价拿高价出,聚梦正好反过来,平进平出,甚至高价拿低价出。

PropTech研习社从房东处得知,聚梦空间转租价格和收房价格持平,甚至远低于收房价格。一位房东在和租户一起去报案时发现,聚梦是以15000/月的价格从他那里签过来,再转手14800租给租户。

好不奇葩的商业逻辑!

“高买低卖、平进平出”的商业模式,意味着聚梦空间是在烧钱补贴市场,但是网上信息显示,聚梦历史上并没有融资记录。再加上公司25人的运营费用,以及给到中介的固定佣金,不得不让人生疑,聚梦空间哪来的钱维持手头的生意?

(2)家族作坊式企业

有维权租户和房东搜集到聚梦空间相关负责人的身份证信息,信息显示,这些负责人均来自于安徽省涡阳县。

“肯定一家人吧,身份证地址都一样”。受害者纷纷猜测聚梦空间是彻彻底底的家族企业。

凑巧的是,聚梦空间前脚刚刚更换了法人,后脚就宣告破产。

有受害者表示,刚刚4月变更的法人刘翠苹,实为前法人何勇的母亲,“他老妈(聚梦空间目前的法人刘翠苹)年纪大了,法院拿她没有办法,大不了坐牢”。但这一点PropTech研习社未能证实。

(3)公司账户公私不分

多位受害租客向PropTech研习社表示,他们在给聚梦空间交租时订金直接打给了前法人何勇的私人账户,年付的租金则打进了聚梦再早之前的法人马艳君的私人账户。

而据维权人透露,马艳君是何勇弟弟何朋朋的老婆,即何勇的弟媳妇。

这么看下来,聚梦空间存在公司账户和个人私人账户混淆的问题。

目前,从流出的公告材料看,万城金控和聚梦空间已经申请破产,目前正在走破产清算程序。但据维权人向宝山工商局申诉反馈得到的消息是,聚梦空间目前纳税政策,没有收到破产清算信息。

领高舆情:房东和租客去派出所报案,但经济纠纷无法受理,随后向法院提交诉状,但聚梦空间却在出事后换了法人,坐视不理。律师已经建议房东与租客集体诉讼,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例,也可能不是最后一例,如此行业恐遭灭顶之灾。

领高舆情声明:文章来自领高网络公开信息监测,仅为记录舆情信息之用,不代表领高舆情观点和立场,著作权属原作者所有,如有异议,请联系领高舆情唯一指定方式(400-185-2468),谢谢!

再努力:
去吐槽
吐槽专区
请务必填写您的昵称和邮箱并牢记您的邮箱与昵称以便下次登录


评论小图标 {{ commentNum }}个小伙伴已抵达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