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 400-185-2468 懂舆情,看领高!
领高舆情首页 > 舆情新闻·评价 > 领高舆情参考 > 正文

领高舆情参考

国内头部网络舆情管理系统服务商

PC桌面端 + MC移动端

查看更多服务内容 >>

领高舆情参考

领高网络舆情: 湖南永雄"催收一哥"谭曼成了法学教授?

2019年11月01日 来源:领高舆情-金融投资报 作者:金融投资报 点击阅读:
分享:
0

摘要:据领高金融网络舆情监测,第三方投诉平台聚投诉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共有近20万条暴力催收投诉。通过投诉内容来看,招联消费金融、华夏银行、民生银行等都曾与湖南永雄合作,且存在暴力催收现象。根据网上多个投诉平台的反馈来看,对湖南永雄的投诉中,我们可以看到“侮辱”,“暴力”,“恶意”的字样。

谭曼.jpg

领高网络舆情监测湘潭大学法学兼职教授湖南永雄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谭曼

当你看到“讨债”二字时,你的脑海里会出现什么画面?是大门上的红油漆,还是响个不停的骚扰电话?最近,居然有这么一家专门“讨债”的公司准备赴美上市了。

主营“讨债”

天眼查信息显示,湖南永雄成立于2014年4月,实缴注册资本6000万元,总部位于湖南长沙,大股东及疑似实际控制人为谭曼,是一家催收服务提供商,提供全国性的消费者债务追收服务。

湖南永雄旗下拥有3个全资子公司,一家绝对控股子公司,一家协议控制的律师事务所。

官网显示,其在信用卡、消费金融等个人信贷不良资产管理、呼叫中心运营、个人信贷不良资产债权收购、科技研发等多领域发展,致力于为金融机构提供个人信贷不良资产管理服务,目前在中国29个城市拥有34个运营中心。

湖南永雄的合作客户主要为商业银行及消费金融公司,并称其为十大商业银行中的七家提供服务。

通俗点说,湖南永雄的主要业务,就是帮助其他公司(主要是银行)讨债。

10月23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披露了永雄的招股书,如获批准其将登陆纽交所。

招股书披露,从收入构成来看,信用卡催收以及其他催收所产生的佣金是湖南永雄的主要收入来源。截至2019年6月30日,湖南永雄实现营业收入5.15亿元,比上年同期的2.93亿元增长了75.77%。

万名催收专家,446亿贷款待催,追回一个亿佣金3500万

中国人民银行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达838.84亿元,环比增长了5.19%。一些银行的信用卡不良贷款率有所上升。

这也意味着,“讨债”公司的蛋糕越来越大。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湖南永雄催回的应收欠款总金额分别为14.36亿元、20.54亿元和15.56亿元,相应的营业收入则分别为5.59亿元、7.58亿元、5.15亿元。呈现逐年上升。

且数据显示湖南永雄佣金率较高,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湖南永雄的佣金费率分别为44.3%、39.8%和35.3%,一直保持在35%以上。

也就是说,帮助客户催回一个亿的贷款,湖南永雄可以分到3500万。

截至目前,湖南永雄的待偿消费者应收账款多达446亿,由此可见这家催收巨头仍有相当大的业绩潜力。

相对收入而言,员工成本则是湖南永雄最大的经营成本。

招股书披露,湖南永雄平均雇员薪酬从2017年的每月4733元已经增加到2018年的每月5575元,增幅为17.8%。

且艾瑞咨询提供的报告称,湖南永雄在应收款总额和催收人员数量上均排名第一,有10915名全职“催收专家”,2019年上半年人均催款额度达27385元。

有意思的是,为了减少人力成本,湖南永雄正在联手排列科技共建AI智能催收平台。

暴力催收痕迹明显

目前,全国业务范围涉及金融催收的机构共有3000家,涉及信用卡催收的共有1000多家。

尽管湖南永雄为了应对趋严的监管,选择了“电话催收”的方式,据其招股书称“刻意不去进行面对面互动,以求避免与债务人发生身体对抗”。 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各种暴力催收投诉。

湖南永雄也在招股书中提到了相关问题,称自成立以来发生过三起事件,导致部分客户因部分债务人的投诉而暂停了湖南永雄在某些地区的催收服务。

行业内部人员表示,催收人员的工资是靠业绩来计算的,也就是说,催收回来的金额越多提成就越多,这就导致催收人员不可避免的,通过各种语言暴力等进行催收。

实际上,暴力催收是金融领域一直存在的问题。第三方投诉平台聚投诉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共有近20万条暴力催收投诉。通过投诉内容来看,招联消费金融、华夏银行、民生银行等都曾与湖南永雄合作,且存在暴力催收现象。

另外,湖南永雄还表示,其员工在收集过程中可能会违反法律法规,可能会利用冒充政府官员或伪造文件等非法手段,对债务人施加影响,也可能非法索取债务人的个人信息,并将债务人信息出售给第三方,以获取个人经济利益。如2018年6月,湖南永雄的一位主要客户因员工的不当行为暂停了在安徽省的催收服务。

催收“一哥”还是位法学教授

那么使用“远程催收”的湖南永雄,其催收员是不是真的与我们平时印象中那些张牙舞爪地游走于法律边缘的“社会人”不同呢?根据网上多个投诉平台的反馈来看,似乎并非如此:

对于湖南永雄的投诉中,我们可以看到“侮辱”,“暴力”,“恶意”的字样,针对这一情况,湖南永雄在其招股书风险提示中也曾主动提到“因其业务较为敏感,公众普遍对其的投诉可能导致监管风险增加”。

有意思的事,这么一家催收公司的掌舵人,却是一位正儿八经的法学教授。根据湖南永雄官网显示,该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为谭曼。

这位中国催收行业“一哥”在商界之外,还身具湘潭大学信用立法研究中心主任,湖南省法学会诉讼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湘潭大学法学兼职教授、硕士实务导师等学界职务。

当下催收行业确实乱象丛生,但也正如这位催收“一哥”发表于《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的文章所言“由于金融机构信用风险管理不善、消费者理财能力不足、国家信用体系建设滞后等因素,消费者逾期不还贷款等债务违约现象日益增多”,催收行业虽总是让我们心生不好的画面,但也确有它存在的价值。

值得注意的是,湖南永雄创始人谭曼及相关人员曾在2019年1月向中平资本及其附属公司出售了200万股普通股股份,套现3亿元。

领高舆情声明:文章来自领高网络公开信息监测,仅为记录舆情信息之用,不代表领高舆情观点和立场,著作权属原作者所有,如有异议,请联系领高舆情唯一指定方式(400-185-2468),谢谢!

再努力:
去吐槽
吐槽专区
请务必填写您的昵称和邮箱并牢记您的邮箱与昵称以便下次登录


评论小图标 {{ commentNum }}个小伙伴已抵达战场